就像是挖到了大石头

2020-03-18 15:34

昨日下午,记者随长丰县文管所工作人员来到铜镜出土现场。由于已经回填,现场只能看到几块青砖。附近一位老人称,此地在修高速之前是一片水塘,墓葬是水塘边的高地。 “后来给推平了,所以墓葬才离地面这么浅,以前没听说有人挖到过什么宝贝。 ”

在杨庙派出所,记者看到这面铜镜。圆形镜面裂成了4块,其中有一小块缺失。镜面直径约18厘米,厚半厘米左右。从残镜来看,镜背中心有一个突出的铜钮,两面刻有两排铭文,从左至右为“都省铜坊匠人x成”(右边第三字缺失),意思很明显,即此面镜子是都省铜坊铸造,匠人即铸造者,下二字是铸造者名称。

县文管所副所长孙朝峰称,这处墓葬面积具体有多大、有没有被盗过、又有多少考古价值,没见到墓葬内部情况都不能确认。由于墓葬已经暴露,是否要立刻进行挖掘也是当地村民关心的事。孙朝峰说,目前他们已将情况上报给省文管部门,是抢救性发掘还是原封不动地保护起来,需要在近期进行进一步勘探后才能决定。目前,有关部门决定继续封锁现场并24小时看守,文管所已联系施工单位,制定下一步工程方案。

26日晚上挖出墓葬,当地杨庙派出所的民警就将现场封锁起来,等待文管人员到来。当时发现铜镜的老董等几个工人也一直在现场坚守。

目前,当地文管部门和公安部门已经将现场保护起来,初步断定此地是一处墓葬。但是墓葬主人、年代还须进一步确认,是否在短期内实施挖掘还要靠进一步勘测才能决定。

在现场的文管人员也称,“都省铜坊”是当时极有知名度的铜镜制造单位之一,合肥这面铜镜的铭文很可能就说明其年代与出身。

5月26日22时左右,在长丰县杨庙镇瓦庙村靠近高速公路的一片小树林里,一组工程队带着挖掘机趁着夜深风凉进行绿化移植工作。挖掘机没铲几下,铲头就传来铿锵之声。打灯一看,不但泥土下方排着平整的青砖,土里还有几块被挖破的铜片。组合起来,这些铜片原来是一面带有铭文的铜镜。文物专家通过铭文推断,它极有可能是五代时期南唐旧物。

【目击回放】发现青砖和铜镜后不敢再挖

思来想去,工程队决定停工,立刻报警。他们还怕出岔子,除了把铜镜碎片和几块已铲碎的青石拿出来,又用挖掘机把现场回填。

【铜镜价值】文物管理处:南唐古镜在合肥罕见

老董说,这片小树林属于瓦庙村,是当时修建合淮阜高速时种的绿化林。由于最近要铺设油管,他和工友来此地对树木进行移植。当晚10点钟左右,他们开着挖掘机趁着凉快动工,挖土不过一米多深,铲头一震,“就像是挖到了大石头,硁硁响!”大家打灯一看,泥土里居然出现了桌面大小的平滑青砖,再仔细寻找,几块铜片让工人不敢再挖下去。“虽然不懂,但是明眼就能看出来,这是个古董。”拼起来后,是一面铜镜,而且上面有两排铭文。

【是否发掘】县文管所:还需要做进一步勘探

现场已被封锁

而说到“都省铜坊”,这面镜子的身世似乎浮出水面。 2001年杭州雷峰塔地宫考古挖掘时,曾经出土一面铜镜,铭文“都省铜坊匠人倪成”,被鉴定为五代南唐时期的文物。相对于雷峰塔铜镜,这面铜镜的规制铭文与之极其相似,只是雷峰塔铜镜两排铭文正中上方多了一个“官”字,可能系官用定制。

出土的铜镜

昨日下午,合肥市文物管理处副处长汪炜对发掘出的铜镜年代也作了推敲。汪炜称,类似铜镜的确在外地发现过,属于南唐时期的可能性比较大。此种铜镜在合肥近20年的考古中,算是罕见。

【身份探究】铭文规制与雷峰塔铜镜相似

但即便铜镜为南唐时期,这并不能以此断定古墓的年代。 “也有可能是宋代时期,毕竟两朝代时间相距很近。 ”汪炜表示,若古墓真是南唐时期,在合肥还是比较罕见的。据了解,合肥市上一次发现过南唐时期古墓还在20年前。 90年代,合肥市文物工作者在绩溪路边某宿舍楼前挖掘出一个南唐古墓。根据墓中明确的记载,该墓主人是一名女性,年代为南唐保大十年(公元952年)。